柠檬树下的猫饼鸭◎

【锤基】第一千三百一十四

文丑。卑微

差不多都快忘辽嘀嘀咕咕

挺老旧的梗。

Let's go!↓




        林海般茂盛的阳光使得空气像融化了的焦糖,散发暖融融的甜意,阿加斯德的大王子转头便见到他放在心尖上的人阖着眸倚靠在老树下,稍卷的乌发安静贴在白皙的脖颈,纤长睫毛仿若振翅欲飞的黑蝶,映着叶隙见透出的斑驳光点,那张极具蛊惑力的脸庞似乎被传染了棉花糖般的软糯,清秀干净的好似落入凡间的天使,却又懒倦的好似黑猫。


        哦不,天使可不会恶作剧。但是这猫倒是颇为相像,他那骄傲不服输的弟弟,像极了这牙尖爪利的小生物。


        雷神认真的想了想,但他还是温和了眼神,嘴角上扬出不符合他爽朗性子的,宛如天鹅绒般柔软的微笑。阳光撒在俩人肩膀,镀上一层童话的金辉。



           索尔轻手轻脚的迈过草坪, 他发誓,这是他面对洛基时最有耐心的第一千三百一十二次。当他真正站在老树的下面,看着他弟弟恬静的睡颜,向来大手大脚的雷神也忍不住屏主呼吸,这似乎太美好了,索尔单膝跪地将手缓缓伸向那似乎熟睡中的人儿暖玉般的脸颊,美好的有些不真实。忽然,只是在一刹间,那双紧阖的眸子突兀睁开了,雷神虽然信誓旦旦的发誓只是稍稍的被吓到也无法掩饰,他,失神了。因为那双似三月初春嫩芽般透绿,又如幼鹿般清澈纯粹的翡翠绿眸。



        邪神抓住了索尔的手腕,狡黠的笑着 ,眸中好似落满了星点,闪闪发光。


        索尔看着他弟弟蕴藏笑意的唇角,那双湛蓝的眸子直视着春天,脸上是阳光般的笑容,他看着完好无损似当初的洛基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张了张嘴,却敏锐的发现邪神的眼睛变得充满恐惧与哀伤,眸底还有藏不住的依恋与不舍。


         “What happened?”


        雷神想要他沉厚的嗓音发出提问,却只是徒劳,四周忽然变得苍白无力,他看到洛基明晰的眼中惊慌失措胡子拉碴的自己,感到一丝熟悉的陌生。



         回过神,怀中的人已经不知何时消失,徒留一地灰烬好似阿加斯德爆炸后稀碎的尘屑,从指尖溜走。





         “……Loki?”


          无人回应。










        索尔想起了他第一千三百一十三次的耐心是等到洛基的‘复活’。


        我可以第一千三百一十四次耐心等待,无论它有多久,雷神想。


似佣兵现代paro滴摸鱼
我画画太丑被抓起来辽,卑微💦
不会用马克笔,瞎jb涂色,眼睛还被我涂出来辽我好悲伤🔫

P12是结果。手机像素太渣辽哭泣
P34是线稿。记住他们的样子,这是最好看滴时候,我上色太渣了👌
P5,是我的手机🌚

我应该没排错。献丑辽,我杀我手机💡

(顺便私心佣杰,嘿嘿嘿💎)

【佣杰】女孩们的秘密聚会

*是新人第一次发文还请多见谅qwq
*我感觉我写的整个庄园都欧欧西了(;д;)
*文中的特训是指增强

        佣兵的坚韧意志让他在被击中后有力量支撑他冲到电闸门前,或者争取时间让同伴们逃脱。
         庄园里的人们对可靠的佣兵总是充满信任。


         可是心思缜密的女孩子们渐渐发现了问题。

         她们选在艾米丽的房间开晚会,但庄园里的女孩子可不少,不过幸好庄园主为了蛊惑人留下来而慷慨的给每一个人一个大房间,不然还真的装不下。
         最开始提出的是与佣兵关系较好的空军玛尔塔,她皱着英气的眉,面上透露着的担心,向聚在一起的女孩子们透露了心声。

         “大约在二个星期前,我发现他总是在走神,有时候忘记关掉护肘,直接撞进了屠夫怀中。关键这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我有点担心。”

          因怕生而低头摆弄着玩偶的特蕾西也抬起头郑重其事的点了点,“我也发现了,不过是在四个星期前,那天好像是一个老屠夫特训后的回归……”机械师咬了咬嘴唇眼神有些飘忽好像在努力回忆着那天的事,“一开始还好好的,可在破译最后一台密码机时他就开始在游神,好几次校准失败,比平常破译密码机多了将近一倍的时间,幸好皮尔森前辈牵制住了屠夫。后来没排在一起便不知道了……”

         活泼爱笑的园丁此刻也托着腮静静聆听,听完特蕾西说的话之后若有其事的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开口道:“那个回归的老屠夫是杰克吧,距今最近特训完的屠夫也只有他了。”

       说实话,只要是女孩子都会对绅士般优雅的杰克产生好感。但早早来到庄园的艾玛和艾米丽却不为所动,因为她们知道庄园最开始的故事,尽管在最开始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也曾对白骨面具下的俊秀面孔而心动,但她们至今也记得的那血腥的双眼与粗暴残忍的拖扯,即使庄园主保证过杰克的里人格不会再出现,但她们仍心惊胆战。

         “不过说到奇怪的事,最近我花园里的玫瑰花总是莫名其妙的失踪,即使每次失踪的只有两三朵但累计下来也有几十朵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克利切做的呢。”喜欢照料植物的园丁带着开玩笑的语气抱怨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声音总是轻轻柔柔的海伦娜半带疑惑的叹气。

         “大概是……爱?”精通人世常情的艾米丽此刻也不太确定。






        女士们仍在费力的思考着,这件事的两个主角却毫不知情。



        因为佣兵忙着在比赛后的空余时间请教常与好奇女士交流的魔术师如何追到自己的心上人,也没去管女士们对他投来的渐渐诡异的目光。

         至于杰克先生,他也在烦恼着,那个穿着兜帽披风的佣兵,总是出其不意的翻转到眼前惹怒他,却又会在赛后从披风下拿出蔫巴巴却被保护的很好的玫瑰花,生涩的笑着,讨好自己。他仍记得比赛后少见的夕阳的暖光照耀着佣兵的脸庞,他的眉眼是藏不住的神采。这时他不像一个雇佣兵,而像一个年轻又富有朝气的骑士,太糟糕了,杰克想到。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这就像是一个句号,没有开始与结果,只有无尽的线。
        杀人鬼的心脏开始搏动。






        至少有一点是好的,这不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向暗恋。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正在暗恋中的魔术师如是说道。